币圈蝗虫俞凌雄:每月两个币,敛财几十亿

新零售老板圈2018-06-20 08:23:00



他本是一个初中毕业的打工仔,上了法院黑名单的老赖,人们眼中的失败者......而今,他踩上区块链风口,却成为众人口中的尊师。


渴望着一夜暴富的人们,前仆后继的成为俞凌雄的信徒。这近乎成为了俞系传销币,最坚固的城墙。

“你听说过俞凌雄吗?他是史玉柱二代,他是下一个马云!”

「北纬31度」发现,在币圈的各种微信群里,随处可见俞凌雄的徒子徒孙。

在“谈传销色变”的当今,俞凌雄不仅没有半点收敛,反而成了“传销之父”,他借着区块链这股东风,像蝗虫一般,孕育出一个个传销币。

1个月孕育2个币种,一个币种敛财数亿,其底线之疯狂,已远超过常人想象。

他本是一个初中毕业的打工仔,上了法院黑名单的老赖,人们眼中的失败者......而今,他踩上区块链风口,却成为众人口中的尊师。


俞凌雄到底是谁?

(一)俞系传销币


6月20日上午,在澳门金沙城喜来登酒店的宴会厅里,台下的5000名投资者,正在仔细聆听着,俞凌雄语速很快的宁波腔演讲。因为亢奋而专注的神态,出现在金沙城随处可见的赌徒脸上。

今天,俞凌雄的第四个传销币项目—幸孕链正式上线。

发行数1亿枚,认购价格2.5元的幸运链,早就已经完成了众筹工作,募到2.5亿元。

该公链声称自己是不孕不育患者的福音,可以记录基因,提供辅助生殖服务(试管婴儿就属于辅助生殖的一种)的平台。

这次发币,距离俞凌雄在韩国济州岛发布的黄金链,仅过去一个月。

在“谈传销色变”的当今,俞凌雄不仅没有半点收敛,反正成了“传销之父”,他借着区块链这股东风,像蝗虫一般,孕育出一个个传销币。

幸孕链、万象币、黄金币 、菠菜币……

1个月孕育一个币种,一个币种敛财数亿,其底线之疯狂,已远超过常人想象。

在币圈的各种微信群里,「北纬31度」的记者发现,随处可见俞凌雄的徒子徒孙。与他们聊天时,这是他们的口头禅。

宁波商人俞凌雄,显然已经成为他们所“供奉的尊师”。


(二)出场自带BGM


在传销币圈被奉为尊师的俞凌雄,此前劣迹斑斑。??

每一次公开场合出场时,俞凌雄都会上演90年代香港电影中,黑社会大佬最常用的出场方式。一身贴身西服,搭配震天响的音乐,在一众保镖簇拥下,翩翩入场。

现场千人欢呼,灯光炫目下,能够清晰的照射出,他脸上如同饮酒般的沉醉、以及隐隐露出LV腰带的LOGO。

俞凌雄身上这股独特的戾气,自小便已存在。

他生长在浙江省宁波市北仑区的一个村子里,打小爱吹牛皮,备受家人厌恶。他的初中同学在知乎上爆料,他高中压根没读,初中毕业后就早早辍学,一直闯荡社会。

年少时在饭店里当过厨师,开店失败后的他,似乎人生也跌入谷底。在25岁时,他的人生发生了重大的转折,成为了一家集团的总裁。对于他的第一桶金,说法不一。他的朋友在网上声称他当时傍上了富婆。

“我从骨子里看不起读书!”

俞凌雄也在无数次在公开演讲中,表达了对于读书人的轻蔑。暴富、成功学、以及读书无用论……是他演讲永恒的主题。

这些,都精准的戳中了台下小老板们的心。

「北纬31度」记者查阅天眼查,发现在俞凌雄的名下有19家公司。但是因为负债、失信等一众问题,他旗下的一些公司目前已被注销。

俞凌雄的失信信息

曾经在其公司工作过多位的员工,也在网上爆料,俞凌雄的公司靠着传销式洗脑、以及忽悠从而实现敛财。

不过自称“史玉柱二代”的俞凌雄,在区块链行业狂卷十几亿后,并没有还清自己欠下的债务。他的名字依然牢牢的钉在,最高人民法院失信人的黑名单上。

失信人俞凌雄

但俞凌雄有着巧妙的口舌,一番说辞后,自己的负债故事,竟成了加分项。“我负债高达18亿,史玉柱负债2.5亿,我比他还牛逼。”这意外得加深了信徒们对他的忠诚。


(三)传销套路深

在信徒眼中作为“币圈大佬”的俞凌雄,所使用的套路,依然是传销币中最常见的玩法。

据澎湃新闻报道,传销币犯罪有一个共同的套路。

“不法分子在国内或国外注册成立空壳公司并设立网站,大肆宣传虚构某种“虚拟货币”的价值,捏造博彩、娱乐、医疗等实体项目,以多至百倍收益的“高额返利”为噱头,鼓励会员以开拓市场、与人共享等“拉人头”的方式赚取回报,不断吸纳会员会费达到敛财目的。”

俞凌雄所操控的传销币,套路依然如此。

今年年初,俞凌雄和自己的合伙人王金,在菲律宾注册成立了万象交易所,继而推出万象币。

不久后,以博彩为谐音的菠菜币横空出世,再到最新发布的幸孕链。俞凌雄的项目再次印证了,博彩、医疗、金融等行业,依然是传销币的重灾区。

在币圈被熊市阴影笼罩时,俞凌雄的项目丝毫不受外界的干扰,成为了“独立行情”。

“万象币,上线一个月就有23倍增长;菠菜币,上线一个月13倍增长;黄金币,上线后涨了几十美金。”

这种套路在资金盘十分常见,不断涌入的人为这个盘充血,在项目方的操作下,投资者的本金看似不断上涨,但当你以为自己赚了上百万的时候,钱还没套现,项目方就可能突然卷钱跑路。

俞凌雄的所有项目,都设置了锁仓,每个月限定提现5%。

其实这种游戏里,盘子没崩,只是因为造血没断。分批提现,控制盘子的资金,流入大于流出,盘子就暂时不会崩。但是这种游戏如同击鼓传花,入场越晚风险越高。

而只有操盘手俞凌雄,才是这场游戏永远的赢家。


(四)柬埔寨呼风唤雨?

想要吸引入局的人,包装自然少不了。为了充当“大佬”,俞凌雄煞费苦心。

“俞老师可是柬埔寨首相洪森的座上宾,他是中柬商业协会的主席,柬籍华人。”为了证明俞凌雄的大佬地位,他的弟子们搬出了这番说词。

在进入区块链这个新行业后,俞凌雄为自己重新换上了一身行头。

他现在的标签已经变成了:中柬商业协会主席、万象国际荣誉主席、万系资本联合创始人……曾经的浙商实业集团总裁等标签全部被他弃,他似乎想与作为失信人的过去,再度进行一个切割。

「北纬31度」记者有着一个疑惑,作为失信人会被严格限制出境,俞凌雄是如何逃过重重海关,成为柬埔寨人的?

俞凌雄真的像其徒弟所称,在柬埔寨呼风唤雨,是最有名的华人吗?

对此「北纬31度」的记者进行了一番调查。记者联系柬埔寨三大华人商会—华商协会,一位老成员了解情况。

对方表示在:“柬埔寨的有名的华商里,并未听说过俞凌雄,对于其新成立的商业协会也并不了解。”

针对俞凌雄宣传自己与柬埔寨首相洪森,等一众柬埔寨政要亲密关系的这一情况。北纬31度记者也致电的中国驻柬埔寨大使馆的领保联络员。

对方明确表示:“希望中国来柬经商的同胞一定要警惕这种情况,在柬埔寨与首相等领导人合影并不能代表什么,这边领导人比较亲民,普通人见到也能与其合影。”

而俞凌雄这次用上的另一个名头“万象系”,也并非第一代浙商大佬鲁冠球,所创立的“万向系”。

一字之差,天壤之别。


(五)币圈“低智商俱乐部”

俞凌雄在币圈的迅速崛起,除了自己擅长的包装外,也离不开一众疯狂追捧他的徒子徒孙。

有知情人戏称,俞凌雄及其支持者,构成了币圈“低智商俱乐部”,实打实的智商洼地。

小林就是俞凌雄的弟子之一,年过三旬的小林,之前一直河北打工。在朋友的介绍下,他才接触到俞凌雄的项目。

“我是在上个月才荣升此位的。”为此他付给了俞凌雄的公司50万元。对于自己的这位师父,小林发自肺腑的崇拜,每次提到俞凌雄的名字时,小林的音调都会因为激动而拔高。

“俞老师可是大佬,他和国际政要洪森是好朋友,他的数字货币项目,在柬埔寨都是政府支持的,万象交易所也是注册在菲律宾,中国已经管不了他。”

“我们俞老师,虽然他之前亏了18个亿,背了债,他这是龙入浅滩,我现在跟随他,就是等于追随早期的马云。”对于自己的“尊师”,小林无比信任。

像这样的弟子,俞凌雄收了600人,早期的弟子收费为20万,目前弟子费用水涨船高,高达60万。

在弟子的阶梯里,最高等级为嫡传弟子,据悉收费甚至高达100万,这样的弟子有几十人。

「北纬31度」的记者算了一笔账,通过所谓的弟子费(入门费),俞凌雄敛财高达2亿元。

交了这笔入门费,就能被拉入有俞凌雄所在的内部群,交流学习,入了门才能真正赚钱。

小林对记者说:“成为代理,拉人头就能得到50%的回扣,比如你拉的朋友,交了60万的入门费,公司就会打给你30万。”除此之外,作为俞凌雄的弟子,还会得到大量的免费代币。

渴望着一夜暴富的人们,前仆后继的成为俞凌雄的信徒。这近乎成为了俞系传销币,最坚固的城墙。

在历史上,蝗虫一直是农民的噩梦。一旦发生蝗灾,无数的蝗虫遮天蔽日,密密麻麻,所过之处寸草不留。

俞系币之恐怖,丝毫不亚于蝗虫。

而今的国内,区块链貌似已被传销、微商占领。

这一切究竟何时结束?


延伸阅读《30万精英人才进军区块链 他们是赌徒还是信徒》


30万精英人才大迁徙:进军区块链,他们是赌徒还是信徒。


区块链是否已成为资金和人才的高密区,迎来奇点大爆炸?

  整个精英阶层,都在向区块链迁徙。

  技术人才、投行精英,与海量的资金一起,正在浩荡进场。

  “保守估计,最近半年,起码有30万人才涌入区块链领域。”某头部猎头公司曾统计出这样的数字——这还是正规招聘机构统计到的,大量创业者和其他入局者不在此列。

  什么样的人,正在进军区块链?

  区块链是否已成为资金和人才的高密区,迎来奇点大爆炸?

  01?百万年薪难招人

  突然之间,你发现自己的朋友圈,开始充斥着各式区块链的消息。

  一问,才发现自己各式的朋友,都纷纷进入区块链圈子,成为从业者。

  而30万精英,正在开始有史以来最轰轰烈烈的一次“人才大迁徙”。

  2016年,被称为“区块链元年”。那时从业者并不多,圈子很小。

  随着时间的推移,这个江湖急剧扩张,变得熙熙攘攘。

  如同一场流动的盛宴,无人愿意缺席。

  区块链的浪潮,来势太猛,很多人都未做好准备,只能仓促进场。

  而人才泡沫,和区块链泡沫一样,越吹越大。

  某头部科技公司准备搭建区块链团队,负责人程颐的年薪不过60万,他对面试者开出了“100万”的年薪,对方却还在蹙眉,表示要再考虑一下。

  “工作3年,有1年的区块链经验,就敢要价100万。”程颐称,行业已陷入巨大的人才泡沫中。

  某猎头公司负责人胡丽娜称,区块链的技术总监、运营总监、产品总监,年薪已在40万-150万之间。

  “区块链人才普遍月收入在4-6万,高的6-8万。”某巨头公司架构师表示。

  他们的薪资,的确居于金字塔塔尖。

  区块链的技术人才,已成为市场上最抢手的资源。

  BOSS直聘数据显示,2018年第一季度,区块链技术岗位平均招聘薪酬增长31%,打败了其他所有岗位。

  “但区块链人才池太小,挖人很难。挖一个区块链的人,要付出200%的努力。”胡丽娜说。

  行业正在上演激烈的抢人大战。

  “BATJ、众安、小米等巨头的区块链人才,是首要挖掘对象。”程颐称,一般这些人手中都有几个offer。

  为了挖到巨头公司的区块链人才,很多公司都给干股、期权,还有Token。

  而整个区块链人才市场,都处在一种高度流动的状况中。

  “公司在圈内稍有点名气,就有一堆人来挖角,开出更高的工资。”程颐称,在金钱的诱惑下,员工几乎没有忠诚度可言。

  “3个月一跳,最开始月薪6000,现在直接是2.5万。”一位区块链记者在毕业后入行,一年多的时间内,工资已翻了4倍多。

  各家区块链公司,也面临人才随时会被挖光的危险。

  一家媒体公司建立的区块链团队,10个人,半年时间,全部被挖光。

  “仅仅靠工资?根本留不住人。”程颐称。

  那靠什么?

  “我们现在能拿到很多项目的私募份额,然后会分给员工,以此来绑住他们。”程颐称。

  而头部的交易所、基金,几乎都靠着“私募份额”捆绑员工。

  “私募赚的钱,可能比工资高得多。”程颐称。

  为了招人,各家公司使尽浑身解数。“有的公司甚至会给猎头发Token。后者得到5万的Token,去二级市场就可能卖到10万。”布比区块链CTO王璟说。

  热潮涌动之际,也不乏鱼目混珠的现象。

  绝大多数的从业者,在程颐眼中都是不合格的。

  “区块链技术本身并没有那么神奇,会Java、Go、Python语言的人才,能够很容易转型。”猎头吴东博说。

  但是,要成为区块链的技术精英,不仅仅要懂一些计算机、编程语言,还要对经济学和博弈论有深刻理解。

  其实,区块链的核心,是技术,但其灵魂,却是共识机制。

  而区块链能否落地,能否激活所有人的潜能,共识机制才是核心。

  比如,比特币的共识机制PoW,就是把人性中“对利益的无限追求”作为原动力,来驱动众人的。

  矿工不停地挖矿,燃烧着电能,消耗着qq全自动抢红包软件,不是为了什么比特币信仰,而是为了“得到币的奖励”。

  丹华资本的合伙人张首晟说,比特币是用人性之恶,作为燃料。

  一个好的共识机制,是技术、经济学、博弈论的完美结合。

  “我觉得,好的区块链人才,应该是经济学和技术的双料人才。”百度区块链负责人曾对一本区块链表示。

  02?信仰者

  除了技术宅和极客,什么样的人,正在进入区块链领域?

  金融圈的精英,是最早嗅探到区块链利益和价值的人。

  “我身边起码有20%的朋友注意到区块链,并进入这个行业。”投行出身的志东称。

  有意思的是,这次人才大迁徙中,汇入了两股势力。

  一部分人,具有区块链信仰,是自由主义甚至无政府主义者。

  这其中,有很多90后。

  和吃苦耐劳、相对沉稳的80后不同,他们更自我,更注重自身职业发展规划,跳槽更频繁。

  “很多90后觉得,自己在某个行业遇到了天花板,想换个更有竞争力的行业。”王璟在观察后发现,他们最不甘心的,就是做一颗螺丝钉。

  而区块链正好符合这些要求,让他们一见钟情,最终决定All-in。

  26岁的陈小凯就是如此。在美国学金融的他,是一个典型的自由主义者和理想主义者。研究生毕业后回国,他进了一家证券公司做股权投资。

  这个工作很风光,但他并不喜欢。

  繁冗、缓慢的中心化金融体系,早就陈旧迂腐,亟待革新。

  2018年年初,陈小凯放弃了不菲的奖金,离开金融行业,进入某数字货币交易所工作。

  和陈小凯类似,23岁的李攀,也早早就感觉触到了职业天花板——她曾在某互联网创业公司担任总助,一年后,她觉得,“文职工作,做到总助也就到头了”。

  最终,她选择了去做区块链运营。

  “区块链跟金融有关,离钱特别近,变现能力比其他行业强很多。”她认为,区块链,最符合自己未来的发展方向。

  在这些90后眼中,“选择大于努力”,已是一个不争的事实。

  另外一部分人,大多冲着巨大的财富效应而来。

  “我工资的80%用来炒币。除了买主流币,我还会买一些新项目的私募份额。”志东称。

  尽管市场冷静了很多,但“炒币还是比工资赚得多多了”。

  他称自己不过是一个“赌徒”。

  信徒也好,赌徒也罢,都纷纷汇入了这次人才迁徙的洪流中。

  03?泡沫未必是坏事

  区块链行业存在泡沫,已经成为不争的事实。

  “现在在国内,能真正把区块链说清楚的人都不多。对整个底层技术研究得特别透的人,很少。”前述巨头公司架构师说。

  他表示,在区块链领域,现在国内还没有大牛。

  但任何风口都会产生泡沫,而这不一定是坏事。

  “有泡沫的时候,至少所有资源都在为这个行业服务,而你可以自由选择。”王璟说。

  闯进区块链世界的人中,有为名利来的赌徒,有为理想来的信徒,还有第三类人吗?

  当然——在区块链的世界里,更多的人,是同时为两者而来。

  而这未必是坏事。“投机和热情是混合在一起、互相促进的。因为对金钱有追求和渴望,人的潜能才能被真正激发。”王璟说。

  他表示,很多创业公司不会拒绝来区块链世界投机的人。因为,“冲着投机来的人,也得把事情做好,才有投机的机会”。

  某种程度上,这也是因为,这个行业实在是太缺人了。

  “我相信区块链会有一二十年的热度,这一波我不能错过。”对于未来,陈小凯无比乐观。

  他会买币,但不短炒、对杠杆保持警惕,他认为自己在进行价值投资。

  他在交易所的同事们,有不少人并没有炒币,但同样热爱区块链。

  他很喜欢自己现在的生活,“因为在做自己喜欢的事情”。和传统金融机构相比,去见项目方创始人时的平等氛围,也让他感动。

  而李攀也是如此。对接、策划、营销、看消息和行情……她天天忙到凌晨2点。一度,她还做过一个区块链自媒体。

  “在这个圈子里,很多人都单身。连恋爱也不谈,就感觉每天都过得很充实。”

  “我真的有站在时代的风口浪尖的感觉。”她表示。

  她用三个词概括这个行业:疯狂、欲望、值得期待。

  她和陈小凯都坚信,区块链可以改变这个世界。

  一场浩大的区块链盛宴,正在开场。各方人等纷纷入席。

  当前只是开始,很难预测出它最终的规模。

  而或许,正是这份未知,给了参与者无尽的想象力与探索的勇气。



文综合自网络,不代表本公众号观点,若有侵权请联系删除。


推荐阅读:

高清无码|一条色情资源链竟由某博、某宝、某云盘无缝衔接

我逃过了中考、高考、逃到了美国,但其实竞争是逃避不了的……

在中国,70%的家庭正在做自杀式资产配置……

耶鲁大学:不招收中国学生!原因令你震惊

最肮脏的成名之路、裸聊、陪睡、卖原味内裤。

8800亿!全球超级首富来了,马云马化腾李嘉诚加一起都输给他

点击阅读原文了解《为什么那么多实体店老板加入新零售老板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