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业30年,台湾“半导体教父”这一次真的退了

识时务者为俊杰2018-06-20 10:35:40

对于退休后的生活,张忠谋表示,除了已经计划好的打桥牌、旅游以外,他的首要任务还是要完成自传的下半册。

彭新?2018/06/06 10:51浏览 10.5W来源:界面新闻字体:

在今日台积电的股东会上,创始人、董事长张忠谋说,他度过了人生最兴奋最愉快的30年,感谢大家给自己机会。

话毕,全场响起长达近一分钟的掌声。这位老人也在会后正式离开台积电,开始自己的退休生活。

对于张忠谋而言,从1987年创办台积电到今天,他用了30多年将这家公司从零打造成全球最大的晶圆代工集团,市值一度超过英特尔。在台湾,他被称为“半导体教父”。英伟达CEO黄仁勋称张忠谋为“世界上最棒的CEO之一”。

张忠谋在宣布退休前敲定了台积电三纳米晶圆制造工艺投资计划,并订出明确的交接计划与接班人选,分析师普遍预期,未来五年台积电的经营不会有什么大问题。

未来,台积电将交棒给现任的两位共同首席执行官,实行“双首长制”,由现任总经理兼共同执行长刘德音接任董事长,做为公司的最高决策代表;另外一位总经理兼共同执行长魏哲家则接任总裁,必须向董事长及董事会报告。

这也是张忠谋第二次“退休”,2005年6月,张忠谋辞去台积电CEO职务,将权杖交予其一手培养起来的接班人蔡力行。然而,由于金融危机影响,台积电业务下滑股价下跌,深陷裁员与客户流失的泥潭。此举直接引发了台积电内部的震荡,资本市场也疯狂抛售台积电股票。

于是在2009年6月,在辞去台积电CEO职务四年之后,张忠谋以78岁高龄再度出山,同时兼任董事长职位。最终力挽狂澜。从2009年开始,台积电的营收、市值、净利和资本支出均大幅增加,仍是世界上最重要的半导体公司。张忠谋重掌台积电时,台积电股价是56元新台币,八年后他再次宣布交棒时,股价已翻了四倍多,是台湾收益最好的股票之一。

张忠谋1931年出生于浙江宁波,父亲是宁波县政府的财政局长。战乱时代,他被迫四处辗转迁徙。“我刚十岁那年,日本偷袭珍珠港,第二次世界大战自此爆发。我对童年的记忆,珍珠港事件可说是一个分水岭。”张忠谋在回忆录中如此写道。

1949年,18岁的张忠谋考入哈佛大学,是全校1000多位新生里唯一的中国人。随后,张忠谋转学麻省理工学院,拿到该校机械系硕士和斯坦福大学电机系博士学位。

1955年,在麻省理工硕士毕业后,张忠谋开始寻找工作,最后在福特汽车和“希凡尼亚”(Sylvania)半导体公司之间做选择。但“希凡尼亚”半导体公司给的待遇比福特高一美元。因一美元之差,张忠谋进入了此前全然陌生的半导体行业。

在“希凡尼亚”的工作改变了张忠谋人生志向,“我想成为半导体工程师,并慢慢成为一个生意人”,在公司待了3年之后,他发现该公司在半导体产业中并没有进步,就去了当时的半导体产业龙头德州仪器(Texas Instruments)。

张忠谋为德州仪器前后工作了25年,直接负责晶圆生产事务。期间,张忠谋变成一位杰出的半导体工程师,并大大改善了德州仪器的制程。在德州仪器,张忠谋最高做到了副总裁,是公司第三号人物。

德州仪器的经历对张忠谋影响巨大,而时任德州仪器董事长Patrick Eugene Haggerty,被他称为是对自身影响最大的人。由Haggerty开创的“创新“、”诚信“与“客户至上”的德州仪器企业文化,至今可在台积电身上找到影子。

“很喜欢自己在德州仪器的经历”,张忠谋如此形容自己在德仪的时光,“不过,实际上我喜欢的只是头23年,最后两年我发现我不再喜欢了,所以决定辞职。”

后来,张忠谋加入通用仪器,担任总裁,但仅在该公司待了一年即辞职。此后,他也做了6个月风险资本公司的工作,虽然学习了不少关于风险投资的事情,但张忠谋对此兴趣寥寥。

1985年,张忠谋听从时任台湾行政院院长孙运璿的劝导,回到台湾担任工业研究院院长。作为一个政府资助的机构一把手,张忠谋的主要任务是将台湾打造成一个半导体商业中心。“我当时就觉得,台湾向我提出了一个于我而言颇为新奇的挑战。”张忠谋如此形容。

1986年,张忠谋成立台湾积体电路有限公司(台积电),彼时张忠谋已经55岁。

尽管他希望可以在公职和企业上保证“双轨并行“,不过最终他在1988年辞去了工研院的工作,决定专心投入台积电的事业。

张忠谋知道,走老路子,又做设计又做制造,显然无法跟规模较大的传统半导体公司竞争,无非是夹缝中生存的小公司,没什么意义。

成立于台湾新竹科学园区的台积电是全球第一家晶圆代工公司,这让初期的台积电在外界看起来有些奇怪。当时54岁的他,放下身段,带着一群出身工研院的工程师,四处筹措资金,却到处碰壁,只有飞利浦愿意投资。

这一模式在当时并不被看好,全球半导体产业均采取IDM(Integrated Device Manufacture,集成器件制造)模式,典型的IDM厂商有英特尔、德州仪器、意法半导体等,是包办设计、制造和封装测试到销售自己品牌IC的半导体垂直整合型公司。

张忠谋认为,类似电脑制造,半导体设计和制造会分开,半导体品牌又会与设计以及制造分开。晶圆代工模式的意义在于,半导体制造业是资金、技术密集型产业。不仅需要工厂,而且还要投入大量的资金购买设备和原料。分工可以促进产业整体提升。

实际上,台积电当时的技术实际非常落后,而且来自美国的生意寥寥无几。在创办的第一年,台积电以3.0微米及2.5微米制程技术切入市场,全年产能不到 7000 片六英寸晶圆,良品率也不高,基本接不到大公司的晶圆订单,整个公司在以亏损的状态运行。

为了能拿到更多订单,张忠谋通过私人交情把老对手,即英特尔刚上任总裁安迪·格鲁夫邀请到台湾。当时台积电还没有质量认证,得到格鲁夫认可,拿到英特尔的认证就等于拿到了行业认证。

最初考察时,格鲁夫发现台积电的生产线存在诸多缺陷,但在张忠谋坚持的高标准下,通过不断完善和调整,解决了英特尔提出的200多项技术难点,团队最终获得了英特尔的认证并接下其订单。

相比全产业链模式,设计和制造分离的优势显而易见,它可以保证半导体的新玩家们迅速进入市场,并且只需要专注于芯片设计业务,无需自建工厂。代工厂则抗下了资产最重、最难啃的制造部分。

1997年,台积电成为台湾第一只在纽交所上市的股票。台积电今天的客户清单中包含了很多全球最大的芯片供应商,大部分属于半导体设计公司。

台积电的客户包括英伟达、高通、博通、联发科等公司,以及后来的挖矿芯片设计公司比特大陆,都是通过这样的模式崛起。其中重要如英伟达,1998 年,英伟达同台积电达成战略合作,将所有的图形加速qq全自动抢红包软件交给台积电生产。作为一家无芯片IC半导体设计公司,英伟达于自己的实验室研发芯片,将芯片制造工序外包给晶圆代工厂。至今,张忠谋与英伟达创始人黄仁勋私交极好。

这种关系有助于大幅降低半导体公司采用新设计的门槛和研发成本。在总结台积电取得成功的经验时,张忠谋解释说,总能找到正确的客户对于一家代工企业来说至关重要。从早期的英特尔,到后来的英伟达、博通、AMD、高通,包括联发科和华为,每家公司的芯片都有庞大的年出货量。

这也证明了张忠谋最初并不被看好的全新代工模式,它不仅带动了 IC 设计业者的兴起,也引导产业走向设计、制造、封测的专业分工模式。

“咬下苹果”,获得iPhone处理器生产订单,是台积电近年来最重要的商业决定,确定了公司在半导体领域长达7年的竞争优势。

时间拉回2012年。彼时iPhone、iPad两项产品的热销,推升苹果在全球半导体采购主的排名不断向前。尽管当时台积电已经是手机处理器的代工霸主,却唯独缺了苹果的一张订单,这张大单是此前一直被三星牢牢的握在手中。而台积电只能通过高通等间接供货iPhone芯片。

虽然2011年开始,苹果积极地去三星化,但想从三星手上把贡献其半导体部门约一半营收的大客户夺走,并不容易。因为芯片封装技术、产能均是大问题,而三星的优势看似无法打破。

为了攻克两大难题,台积电积极联络苹果,一支近百人工程师所组成的研发团队,从2011年底,驻扎在美国苹果总部,工程师先帮苹果解决A6处理器(用于iPhone 5)设计问题,再协作处理认证问题,降低苹果变更订单的风险。

产能上,2012年年底,台积电的扩厂、建厂便进入加速模式,经过连续赶工,台积电中科厂(15厂)、竹科厂(12厂)、南科厂(14厂),成为台积电承接手机处理器的三大旗舰工厂,满足了苹果产能要求。在当年年度,台积电把相当于一半营收的庞大金额全投注到资本支出里。

为了这张史上单一产品最大订单,台积电、苹果、三星你来我往的三方角力,最终,在2014年,台积电正式拿下A8处理器,伴随着iPhone 6的成功,苹果成为台积电未来最重要的客户。

晶圆代工同时也成就了台积电自身。

2002年,台积电首次成为全球营收前十大半导体公司;2010年进入全球营收前三,2017年,台积电市值首度超过英特尔,成为世界第一大半导体公司。

从创业初期的百余人,到至今的4.7万人规模,目前,台积电是台湾唯一进入全球百大市值企业,2017年占台湾GDP比重4%,外销出口比重6.8%,创造4.7万人就业机会。

按照2017年全球晶圆代工市场排名,台积电仍稳坐龙头宝座,市占率逾五成,世界上每两块芯片就有一块是台积电生产的,远远领先第二名的格罗方德。

在张忠谋规划中,移动设备、高性能运算、汽车电子产业及物联网将会是支撑台积电持续增长的四大市场。

而在晶圆制造的工艺制程上,按照台积电路线图,预计公司从今年将开始量产7纳米晶圆,2019 年将极紫外光刻(EUV)技术的7nm+ 技术导入量产,2020年计划5纳米开始量产。接下来还有 3纳米和2纳米。


台积电路线图。来源:中时电子报


不过挑战依然巨大,日经新闻分析,随着iPhone销售趋缓,台积电正处于关键时刻,未来面临手机市场疲软、挖矿芯片需求转弱、如何生产更强大的芯片、三星和英特尔竞争以及中美贸易纠纷等5大挑战。

对于两家老对手三星和英特尔,张忠谋曾形容两者为“700磅大猩猩”,未来来看,两家公司将是最主要的对手。

比如,在晶圆制造上,三星也在拼命研发更尖端的半导体制造工艺,并公开表示要扩大晶圆代工的业务,对台积电新的领导阶层而言,三星的挑战无法回避。

英特尔也绝非等闲之辈,英特尔技术领先,却不擅长经营晶圆代工市场,过去英特尔以制造自家CPU为主,是单一产品线在单一晶圆厂的生产模式,与台积电晶圆厂代工的模式差异很大。张忠谋曾公开表示,“英特尔并不是专业晶圆代工,只是把脚伸到池里试水温,相信英特尔会发现水是很冰冷的。”

长久来看,支撑着半导体行业发展的摩尔定律(单枚硅片表面能够刻印的电子元件数量每隔一段固定的时间就会翻一倍),未来也可能面临失效之虞——根据该定律推算,2nm制程将在2024年,也就是距今6年后问世,但2纳米已接近物理极限,就连张忠谋自己也没有多大把握。

“5纳米和3纳米都已经在研发当中,2纳米有不确定性,而2纳米以后就很难了。”分析师指出,台积电能在晶圆代工领先群雄,就是因为摩尔定律做得比别人要更早,如果3纳米是终极制程,当然对台积电影响极大。

不过对于放下工作的张忠谋而言,这与他已经不太有关系。在去年10月宣布退休时,张忠谋曾开玩笑说,假如人可以长生不老的话,会继续做下去,但离开的那一天终于到来了。

对于退休后的生活,张忠谋表示,除了已经计划好的打桥牌、旅游以外,他的首要任务还是要完成自传的下半册。

张忠谋退休观察:台积电崛起背后的自由与局限

夸克点评

2018-06-06 09:50收藏4评论1智能终端?社交通讯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夸克点评(Quark_media),作者:王忽忽,虎嗅获授权发表。


87岁的张忠谋先生昨日正式宣布退休,本是2017年Q3就定下的事。之前一直准备写个故事。过去一段,也曾围绕台积阅读材料,早晨还重读了一下他的传记。


下午动笔时,啥也写不出,一种多余的感受。一家31年的企业,挂牌成为公共企业也已多年,一直被视为标杆,确实被解读透了的感觉。而且,张本人每年都会对外发声,有关他的报道很多,他也有自己的自传。


不过,心有不甘,还是随便罗列着评述几句。不枉几年来对半导体业的一点热情。就写写我对台积电崛起逻辑的理解吧,它包括直接感受到的部分,以及相对隐秘的部分。


一、正常的逻辑


1. 风口与趋势的产物:整个产业从IDM加速走向专业分工时期


台积电诞生在1987年。


此前的半导体业发展模式,无论美国、欧洲还是日本,几乎全部是那种高度垂直一体的IDM(Integrated Design and Manufacture?垂直整合制造)模式,既从设计到制造到封装,有的公司还有终端业务。


当然,“半导体”概念跟集成电路有很多差异,而且技术路径多多。只是,从商业模式来说,IDM属于当年主流。这种模式,既与产业发展初期、缺乏专业分工的混沌状态有关,也跟当年半导体产品用途较为狭隘有关。


IDM模式,通常也是一个产业走向细密分工前的一种主流状态。当然,这不是说,产业分工会取消IDM模式的存在。事实上,越是分工细密的领域,越会有巨型的IDM模式延续。只是,从一个产业中的企业数量来说,水平分工时代,IDM模式的企业不可能多。这也符合辩证法。


台积电诞生在产业开始加速分工的时刻。它背后有一个更大规模的PC与家用电器时代的开启,通讯业也开始渐露曙光。它意味着,整个产业将走向专业分工的局面。


当然,现在说台积电开创了一个时代,只是就一种独立、专业的半导体代工服务模式而言,并不是说,在它之前,就没有代工服务。事实上,一直有,只是不成规模,也是一个IDM模式公司的“副业”。而张忠谋带领台积电将它做成了一种“主业”。


而且,即便台积电有如此地位,也还有一些争议。其中一个最大的争议甚至有损张忠谋的名声。当初台湾工研院院长李国鼎拉张忠谋去台湾时,工研院管理者之一、后来的联电创始人、土生土长的台湾人曹兴诚(祖籍山东济宁),已有初步涉入半导体代工业的打算。张忠谋1985年到台湾后,曹跟张交流并以报告形式提交过想法。但张未作答复,后来自己创立了台积电。


曹兴诚认为张忠谋抄袭了自己的创业规划。台积电与联电之间30多年恩怨,与此有一定关系。


当然这里面一定有话语权争夺。但整体来说,夸克认为,无论什么原因,都不抵一个巨大风口的来临,后者决定了,即便没有张与曹,台湾地区或全球其他市场,也一定会有相关商业模式诞生。这是趋势的力量。


2.?专注与边界


财信传媒董事长谢金河表示,31年来,张忠谋专注做了一件事,只赚一桶金,做到了顶尖,出类拔萃。


这其实是在渲染台积电代工服务的专注。30多年来,整个产业有过多轮变迁,业内外投资赚钱机会多多,台积电却只围绕代工服务布局,虽有IDM实力,仍还是聚焦在创立时的商业定位,终成传奇。


多年来,有许多半导体企业在IDM与代工服务之间摇摆。也有许多IDM剥离案,适应分工,但大部分不是专业度不够,就是最后不够专注。


即便今日大规模涉入代工的三星、局部涉入代工的英特尔,两大IDM巨头,策略上其实都有些摇摆。这也是它们虽能威胁台积电,仍无法真正动摇后者地位的基本面。当然,三星的代工规模,会因它所从事的存储类业务可能壮大更快。


3.?前瞻性、决断性的投资、研发,超强的客户关系


这里引用台湾地区中央社的一个数据:过去3年,台积电的投资占了台湾地区所有上市公司投资的近一半(48%)


我没从这个维度比较过。但是,多年来,在多篇文章中,我们也提到,台积电每年的开支,与英特尔不相上下。


比如,台积电CFO何丽梅说,2017年台积电资本支出达108亿美元,未来两年还将高于这个数字,平均每年金额将占营收比重的 30% 到 35% 之间。这种比例相当罕见。


而且,张忠谋还常常通过“蛙跳”实现超越。当年他在TI的时候就率领团队在4K内存上战胜过英特尔。台积电在10纳米、7纳米的工艺上,也拉开半个身位。


截至目前,它能吃到全球一半以上的代工市占,就是建立在前沿工艺与量产力上。我们能想到的知名设计企业,全部是它的客户。


一个代工角色,毛利率曾长期高于60%,最近几个季度超过50%,即便在2008年、2009年,也是一个疯狂的赚钱机器。


4.?开放的思维、生态魅力


你可能觉得,一个搞半导体代工的,有什么生态。其实,这一点很容易被忽视。


1999年,在台湾地区清华大学一场演讲中,谈到台积电的创新价值,他总结了两点:


1、最大的意义在于,将晶圆代工从一个副业变成一个专业,大幅提升了品质、效率、依赖度、专业分工能力。


2、另一层意义在于,它降低了半导体业的障碍,刺激出一个庞大的fabless企业群体,让整个产业走向民主。


就2补充几句。过去IDM模式之下,重投资的路径,不但资金压力重,失败的风险也大。台积电的诞生,给与那些拥有设计能力却无法流片、投资生产的群体以支撑。这一点具有强烈的生态价值,却很容易被忽视。


竞争论大师波特专门总结过台积电的创新,他高度赞扬了台积电的这一生态价值。没有它,不会有许多设计企业的诞生,也不会有许多面向应用的群体诞生。


事实上,过去几年,当外界不断称赞台积电锻造的晶圆代工地位时,张忠谋反而强调一个庞大fabless群体的价值。


在夸克看来,这是“两位一体”的话题,台积电的这两层价值,不可分割。


前天,Nvidia创始人黄仁勋也高度赞扬了张忠谋与台积电的产业功勋,说如果没有他几点,“Nvidia可能没有今天“。“台积电是全球科技业的基石,没有任何一间伟大的企业不是仰赖台积电一同成长,台积电对全球科技产业的重要性空前且绝后。”他说。


这不是夸张。他说出了台积电的产业价值。三星、英特尔的涉入,可能会在局部获得突破,尤其是三星的代工规模未来不会小,但要说在台积电的产品线上完全颠覆一个31年的生态,非常难,这还得避开它们商业模式的矛盾性。


当然,我们说,开放的生态魅力,需要建立在开放的平台基础上。台积电早在1996年就被称为“虚拟晶圆厂”,后来不断沉淀平台服务体系,汇聚了大量资源,2009年还推出了更为完整的OIP策略(开放平台策略)


事实上,今日的台积电,虽然不是一家IDM,但它绝对有IDM巨头的实力。


5.?华人背景


提炼这个,可能你觉得奇怪。但若你回溯几家独立发展的晶圆代工企业,它们几乎都有华人背景。台积电、联电、中芯国际、此前被GF并购的新加坡特许半导体,以及大陆其他诸多中小代工企业等。

事实上,英特尔在中国大陆的大连代工厂,也是建立在中国人力的基础上。


这里面,与华人特质有关,勤奋、训练有素、守纪律、有耐性。这也是半导体代工业崛起的民族品格一面。


6.?超强的个人魅力、出色的治理、团队及激励制度


张忠谋创立台积电之前,已经是半导体业内顶级的人物。他培养的半导体业好手无数。他不是晶体管与集成电路的发明人,但却被视为半导体业的“教父”,这里面就有独特的影响力在。


谈到张忠谋退休,黄仁勋说:“他是很棒的领袖、先锋,既有远见又有决心,他退休后,我一定会很想他……张忠谋退休代表一个很重要的时代结束,我很享受跟他一起工作。”


黄仁勋透露,张忠谋读的书多,且活力充沛,就连他这个以活力着称的人,面对张忠谋都会招架不住,“每次跟他一起开会,他都会问超过50个问题以上,从我坐下的那一刻开始问,他无时无刻都在学习且记性很好”。


张忠谋读书甚多,自称都是用英文思考。而他也是一个极善思考与实践的管理大师。


台积电早期确实是一家台资主导的企业,但从2000年开始,它的股权结构开始高度分散。这里面既有走出台湾“官方”体制与早期关键股东(飞利浦)约束的用意,更有张忠谋自公司创立起就设定的原则,就是要让全体员工持有股份,享受到台积电成长的红利。


台积电每年的分红几乎都是台湾地区企业最高的。2008年我受邀采访时,金融危机之下,他仍然强调,会继续高额分红。这也是他多年前多次批评台湾地区金融与资本市场制度的背景之一。


这既能保证人才与团队稳定,也能产生强大的生产力与生产效率,培养一种忠诚的企业文化。


这也是传记里他强调多次的部分,他非常擅长分享与重赏激励。但他很讨厌那种一次性的年终花红,而更侧重与公司成长捆绑一起的长期共享机制,尤其是股权激励制度。


台积电艰难的时候,人才流失比例也不高。它是台湾最稳定的企业之一,多年来,一直是最佳雇主。


这里面有心胸在。不要以为,张忠谋如此影响力,建立在什么股权权益基础上,其实他名下直接持有的台积电股份不到0.5%。当然绝对值也非常可观。


多年来,台湾地区相关人士曾批评台积电股权过于分散,80%掌握在外资手中,我倒是觉得这是台积电崛起历程中非常关键的一个方面。


这些都是基本的思考,能大致了解台积电崛起的基本面。但也有一些不易觉察的部分:


二、你看不到的秘密


1. 早期的台积电,也是政策优惠甚至是地区经济捆绑的产物


倒不是说一种“非法”的出身,而是建立在台湾地区过度的政策与资助倾斜基础上。


张忠谋与李国鼎的交情不说,他后来也是工研院院长,台积电就诞生在那个阶段。这里的“原罪”更多是相比其他产业获得的整个地区的支持。


这种优惠,2005年曾备受质疑。当时,业界攻击台积电与联电两家企业8年纳税额为负30亿元新台币。这里面有许多属于“投资抵减退税”的优惠。


当外界甚至包括张忠谋本人不断嘲讽中国大陆政府相关部门如何支持半导体业时,事实上,台积电们也是政策支持的产物。


台积电至今甚至也未脱去这种优惠。2017年,张忠谋曾批评台湾当局在土地、水电方面的支持不够,甚至暗示5纳米、3纳米的工厂会落地美国。


2.?一种隐秘的矛盾性,国际化背景中的美国气质


承上来说。台积电屹立产业31年,不断壮大,还有一种不易觉察的逻辑。


张忠谋出身在大陆,并在大陆完成了中小学学业,他的家庭优渥。但本科、硕、博(有过两次落榜经历)都在美国完成,此后的职业经历尤其是TI的经历就更不用说了。他很早就是一个美国人。他甚至自称更多用英文思考。


说这些不是刻意渲染意识形态逻辑。只想让人看到,这种背景下的张忠谋,31年来,能持续获得全球半导体业认同,一定有他对中西方文化、体制、产业约束力的妥协与投合。


这里面有一种属于“他者”的信任体系。


台积电早期由台湾地区官方资本与飞利浦等公司主导。之后股权走向分散,目前前十大机构股东都是美资,并且外资持股80%以上。台积电的董事会成员,尤其是独立董事的名单,更是如此。


这虽有股权激励、客户关系的用意,应该也有张忠谋对台积电面向全球化时代的文化改造,追求独立的诉求里,有商业与意识形态的机巧:


1)它有利于台积电持续获得美国设计企业的代工订单;

2)它有利于保障全球半导体供应链的安全。


而它的总部继续落在台湾地区。这不仅有情感在,更有商业要素的整合价值。你在全球再难寻找到积累30多年的训练有素的半导体产业人才、产业集群、配套,也很难获得一种“离岛”的开放与独立性。


当然上面也已经提到,这里面有巨大的成本因素、区域经济捆绑因素。


台积电不是三星式的国家财阀型企业(但愿没有犯政治错误),但于台湾地区来说,它对当地经济的捆绑,那种深切的影响力,不会弱于三星之于韩国。


2017年,台湾地区某主管部门为了渲染所谓台积电“根留台湾”,提前屁颠屁颠地披露5纳米、3纳米的落地计划。这遭到张忠谋直接电话批判,并且强调当地土地、水、电等基础设施方面的不力面。而当局对他与台积电的动向颇有忌惮。


这得益于台积电的全球竞争力、张忠谋的号召力。


当然,张忠谋也是一个颇有政治意识的企业家。多年来,在争取大陆资源、压制大陆竞争对手方面,也是用尽心力。多年来,谈到大陆半导体业,尤其是晶圆代工业时,他颇有批判。


这与他的美国身份、意识形态、西方认同感深有关联。当然这不是否认张忠谋的大陆情结,以及台积电面向全球市场的开放性、独立运营价值。


但我们也必须明确地说出来:台积电这种风格,也是一种游走于政经、商业、人性之间的策略。这能让它持续获得:


1)美国政经世界的认同;

2)持续获得美国半导体业更多订单;

3)维护国际资本市场声量,管理好市值,持续满足投资人期待;

4)利用个人的乡愁与身份,利用大陆与台湾地区之间的博弈,获得更多平衡布局的筹码。


多年来,台积电大陆市占一直在不断提升。但在张忠谋的眼中,未来5年,中国订单也无法超越美国。这里面,我能感受到,他是在对中国大陆半导体业近期与美国博弈的评判。


虽然与夸克的评判一致,但仍给我们留下一种别样的感受:那就是,未来多年,大陆于台积电,仍还是一种平衡发展的市场。


这里面也有他对美国立场的投合。毕竟,台湾地区也是美国主导的《瓦森纳协定》管控的地区,台湾半导体业仍不可能在中国大陆自由落地布局。截至目前,跟美国巨头一样,台积电也对大陆保持着至少两代的高压管控。


当然,我不认为台积电不愿做大陆生意,事实上它一直在努力强化布局,铺垫未来。但就竞争力、价值观、核心立场层面,它与美国巨头没有什么两样。


这种充分利用台湾地区的总部获得产业链支撑、充分利用两岸博弈获得最大筹码、充分利用西方尤其美国认同获得关键订单与供应链保障和资本市场市值增益的行为,也是台积电崛起的秘密之一。


台积电能有今天的影响力、市占,张忠谋能有今天的召唤力,与此深有关联。综合考量起来,这确实是一家极具战略眼光的全球化企业。


但是,夸克点评同时也认为,台积电中短期很难跳出现状,壮大到超越英特尔、三星们的市场地位,也正在上述逻辑里。


因为,中美政经与贸易博弈、两岸政经与产业博弈中,台积电这种风格的企业会受制更多。尤其是前一重因素,发生在它身上,会有放大或加倍的负面效应。


举例来说,前段时间,中兴被美国卡脖子时,英特尔、高通们很快表态说会遵守美国政府要求,不会对中兴授权,台积电这类公司没有直接表态,但是我想,那一刻,它应该非常尴尬。


我们确实也看到,张忠谋今日谈到压力面时,提及这一因素。


夸克认同他的逻辑,也认同他站在台积电立场对未来5年中美半导体市场所做的价值判断。


未来几年,台积电仍将以美国为重心。


但是,我想提醒的是,面向全球,无论中国大陆这片土壤经历多么复杂的博弈、钳制、打压,它终会进一步强大起来,半导体市场不但会壮大,更辽阔,整个产业链也会进一步走向自主,这必是无可逆转的趋势。因此,台积电们如果想要维持竞争力,挑战英特尔与三星的整体地位,保持它对其他独立竞品的优势,脱离中国市场将不太可能。


2017年春天,台积电市值曾短暂超越英特尔,引发资本市场强烈关注。但很快,巨头英特尔就恢复了增长,面向智能物联、云化以及AI时代,变得相当积极,且商业模式日益丰富、富有弹性。随后,台积电市值再度被英特尔拉开,截至目前,英特尔已高出600亿美元以上。


面对这一局面,我相信,张忠谋一定有些不甘心吧。商业逻辑上,一个开放的代工平台,是有着超越独立IDM模式的能量,这也是台湾富士康们壮大的逻辑。但半导体业不同于其他普通的消费电子或2B的代工服务,全球市场,它有诸多敏感的部分,与政经、贸易保护主义深有关联。台积电此刻的姿态,既是它崛起、发展至今的秘密之一,也是它眼前受制于竞争的深刻现实。


在过去一个月两篇文章中,我曾期待,2018年6月,张忠谋退休时的表态,能隐晦地向大陆表达一些热度。昨日退休致辞,他确实做到了,虽然更多落在未来10年以及更久的机会,略显模糊。其实,夸克并不求刻意他来褒扬大陆,我们相信他有深深的大陆情结,只是这就商业。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夸克点评(Quark_media),作者:王忽忽

*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虎嗅网立场
本文由?夸克点评?授权?虎嗅网?发表,并经虎嗅网编辑。转载此文章须经作者同意,并请附上出处(虎嗅网)及本页链接。原文链接https://www.huxiu.com/article/247190.html